末日小说 > 武侠修真 > 仙道书 > 第一卷 枯叶返尘 第七十二章 阴阳双鲤

第一卷 枯叶返尘 第七十二章 阴阳双鲤

“五行入神识之法高绝世间,如今我降服心魔得此法真谛,只觉是属于我的东西物归了原主,自然便化出剑、壶、炉、木、鼎五器应了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行镇压魂海,怎么又会生出这如丝般的雾气来,碍我清思?”

叶枯只百思而不得其解,正当他思虑间,身前蒙蒙雾气竟无故生变,幻作一尊大鼎向他镇压而下。

鼎威只不可测,好似是一座山岳,人不可称其重,又似是大道的一角压下,根本无法抗衡。

他只感觉心神不稳,险些就要被生生震出魂海。

此刻,本是晴空万里的魂海突然变得昏黑漠漠,恶浪如恶蛟般腾起,一咬舌尖,心念一动便落在了魂海中央,那一股震荡之感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,遥遥望去,只见到是风平浪静,哪里又有半点昏黑风云,有半条恶蛟翻浪?

魂海极目之处,迷雾幻作的大鼎正渐渐消散,雾气依旧,雾中有鼎形黑影缓缓沉浮。

“这又是闹那出?五行入神识之法绝无可能是这等忌讳的残缺法……”

叶枯眉头紧皱,心中阴云怎么也挥散不去,居于魂海中央的魂魄一凝便在身前现出一柄三寸金色小剑来。

这金行小剑俱是神识所化,其上没有半点锋锐之气流露,金芒一闪,只见原本空旷的魂海上空绽出道道夺目的灿金,无数明晃晃的飞剑悬空而立,整整十二万九千六百口,合了一元之数。

成剑一元,以神斩天。

这十二万九千六百口神识金剑中,却有九口格外出众,寻常金剑只吞吐三寸金锋,这九口却是青锋三尺,各色光华流淌,悬垂而立。

九剑中每一口都是形制古拙,其上隐约有神纹刻印,锋锐之意隐而不发,已是有从虚而入实之感,造型也各不相同。

“金行无碍,再试一试其他。”

念头一转,不消片刻他就将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行都试上了一遍,只觉得五行俱都运使自如,或做金剑、或化神炉,全然没有半分滞涩之感,魂海边际的迷雾也毫无动静,没有半点之前那般风云色变、恶蛟翻浪、化鼎镇压的迹象。

“咦?”

正当叶枯疑惑难解,愁眉不展之时,却见得那静若沉璧的魂海中有两道阴影俶尔闪没,这魂海中的一切俱都在他一念之间,要看透那迷雾是做不到,但要看清这魂海中的黑影却是轻而易举。

他心念一动,魂海中的一切便全收在了眼底,那俶忽往来的黑影竟是两尾小鱼,一尾为黑、一尾为白,正是构成丹田中阴阳图的黑白双鲤,只是这两尾鲤鱼本只该收于小腹处,衔首抵足作合抱而成两仪之玄,却不知何故入了这魂海之中,自由嬉戏。

“见它们这自在惬意的模样,想必应不是什么坏事,或许是五行化器镇了魂海才生出了变化来,一者是两仪、一者为五行,或许这两者间真有什么关联也说不定。”

叶枯运转太玄法,魂魄心神出了魂海,内视己身,见得腹中本是阴阳双鲤抱图之处竟生出一方池塘,那池塘中央似被无形的力量隔开,分之以阴阳之界,开之以两仪之端,一方池水玄白,一方池水墨黑,正应了双鲤之色。

一黑一白,一胖一瘦两尾阴阳鱼在池中游曵翻腾,划出一道道玄奥的轨迹,两尾道鱼忽又高高跃起,摆尾灵动,结成一轮阴盛阳衰的两仪图,落在那一口阴阳池中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若说这世界是盖之以天,载之以地,那么对于修士而言,魂海便是这天,丹田便是和地,两者都是修士一身修为之根基所在。

神魂藏于魂海,真气存于丹田,缺一便不能成事。

无魂之气好比那无帅之军,军无帅则必乱,最终便是落得个真气暴动化作真火反噬己身。

无气之魂就如那光杆元帅,空有满腹武略,却无一个可任之将、可用之卒,到头来也不过是纸上谈兵罢了。

两方根基所在,两般相似之景,他心中似有所感,心潮如海浪般翻涌,有些东西在呼之欲出,却又似隔了一层纱般,捅破不得。

涌起的心潮很久后才平静下来,他的神识更加凝练,腹中那一方阴阳池愈发凝实,其中两色水流间或流通,阴入阳则作白,阳入阴则成黑,朦朦胧胧间流转出一股的道法自然之感来。

“五行入神识之法果真是不凡,竟能与三千经藏中悟出的玄法共鸣呼应。”

他心中一阵感叹,只无奈第二段记忆残缺,忆不起自己那一世究竟是何等人物,又究竟是谁创出这等不世法来。

不过叶枯也并未有自满自得,大道玄奇,没有人能穷尽其妙处,修士虽有逆天之心,可要真论起实际来,不过是大道眼中的小小蝼蚁,蚁若尚且自满自得,那才真是可笑至极。

若说大道,未免有些好高骛远,那便是这人世之中尚且有如阎昊、凌云逸等惊才艳艳的年轻才俊,又有夏帝这等半步生死的高人,他这一点微末道行,确实也还算不得什么。

“等一场机缘吧。”

叶枯只觉得心似那明镜之台,尘埃不染,只求大道,魂海与丹田间的那一层纱仍未被撩起,那一层纸仍是没有捅破,他也不急,只道是贪多则失,这番收获已是不小,时机未至,不可强求。

他这番修行,不知不觉却已是过去了一日,出得苑门就上了前头的高楼。

这高楼却也在依山阁之内,乃是这处自带的酒楼,只是隔了住宿之处有些远,又开了一道自己的门户,住宿依山阁内的人可来此吃饭,那阁外之人也可到此酣饮。

自叶枯出了苑门时便有小二殷勤的引了,好巧不巧,这人与昨日带了他张罗了住宿事宜,引了他住进苑中的人竟是同一位,这番一直领了入了酒楼做起了这吃饭地方的店小二来。

想来这也是依山阁用人的规矩,需得熟稔阁中各种事务才是。

这酒楼分了四层,上到三层便已是清净的很了,宽敞气派的大厅只摆了九张桌子,现在又只有两桌被人占了正在吃饭,当这店小二见叶枯登楼之势不减,欲要上到四楼时就脸色一变,连忙将叶枯叫住了,赔了不是说不能上去。

叶枯在北城时见惯了气派与奢华,却从未听说过修了楼,开了饭馆又不上人上去的道理,他方才经过二楼就见识了这座楼阁的富丽堂皇,上了三楼又见了雕龙画凤,红木横梁,刻木作联,框景雅致,古色古香,那二楼与这相比却只是个不懂品味的暴发户模样。

需知这世间人若是真到了富贵之处,黄白俗物已是收的够多了,唯独这一身铜臭气总要用品味二字掩了才好,于是便好些风雅,赏些字画,最好还沾染几分书香,务求要将那金银光辉全部遮了才是。

如今这三楼已是风雅别致,能上得此处又付得起吃饭银两的已是人世间的富贵之辈了,却不知这如何不能更上一层去。

这店小二笑着解释道:“客官您有所不知,这四楼啊,只有那些仙长才能上的去,这却不是我故意刁难无中生有,而是这依山阁背后老板定下的成文规矩了。”

叶枯将话听在耳中,又见得这小二神色中颇有些自豪之意,心中不禁哑然,想他在北城,能落户城中的豪绅们哪家不是出了几位所谓的“仙长”?

那些酒楼自然不会冒了得罪各位“仙长”的风险而定出分三六九等,哪些上得了楼,哪些又上不得楼的规矩来。

不过所谓入乡随俗,他也不是非要争这一口心气的人,就让店小二随便引着在三楼找了个座,这三楼中的雅座位置都是极好,视野开阔,任意一处都可俯瞰曲屏,却又以山屏挡好了风,人坐于其中惬意至极。

随口点了几个招牌的菜色,叶枯便向这店小二问道:“你方才说依山阁背后老板,却不知这老板是谁,还有最近这曲屏镇上又怎么多出了许多车马,一个个的气派十足,想必都是些达官贵人家的公子小姐,到这地方来又是为何?”

店小二见这衣着不显的客官出手仍是那般阔绰,心中也是欣喜,当即答道:“客官你定是外地人,这曲屏镇上谁不知道依山阁乃是曲屏李家的产业。”

“这李家啊有子弟拜入了仙门中,听说还混的风生水起,他们本也只是富贾之家,如今若是抛开那道朱榜不看,李家的宅院修的可比官府太爷们的还要气派,咱们这酒楼也才能高过了官家的宅邸,修上了这第四层。”

“所以真不是我难为您,这四楼不是仙长还真是上去不得,您想想这不是骑在了差爷们的头上吗?咱们寻常百姓哪里担待得起。”

“至于您这第二个问题,要问的是那寻常酒楼里的小厮,那肯定是答不上来,但您到了我们依山阁,问我就算是您问对了人了。”

最新小说: 吃货兔子精的恋爱物语 穿越成蜗牛怎么办 玄火雷天帝 大话众妙之门 心界之主 今天大佬又不做人了 逆袭通圣 十年如一梦 电竞经理从保级赛开始 极恶龙君
相关小说: 图片区 家庭乱伦 www.97色中色.com 性吧动漫bt 有什么好看的欧美H片 快播伦理导航网址 苍井空20g种子空间 www15iicom bt兽兽照 教师伦理快播 韩国产伦理片 孙燕姿娱乐视频